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辞

第1464章 最重要的是战略

    结果就是赤军的损失越来越大,在撤退过程中仍然不断的倒下,最后成功逃离战场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丸冈秀男一直在远处观战,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不行呀……”

    一个手下胆战心惊的说了一句:“看来我们没能给苍浩那边造成太多损失。”

    “我们的战术设计有误……”丸冈秀男冷冷一笑:“不过,战术错误倒也没关系,只要战略正确就行了。”

    手下愣住了:“战略?”

    “对。”丸冈秀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们需要重新制定一套战略了。”

    在战场上发生的事情,比如武器怎样搭配,采用什么样的队形进攻,都属于战术问题。这一次市府之战,对于丸冈秀男来说,属于战术失败。

    至于丸冈秀男所谓的“战略”,其中很重要一条是合纵连横,也就是寻找合适的盟友。

    丸冈秀男已经给自己找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盟友,等到战斗结束,立即用伪造的身份,启程去了曼谷,并没有把这次战术失利放在心上。

    这一次来曼谷,丸冈秀男要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正是丸冈秀男的新盟友。

    在曼谷一家位置非常隐蔽的私人餐厅,丸冈秀男见到了这个人,这个人是拔轮德。

    在王家军兵进泰南,苍浩片言解兵之后,整个危机得到化解,拔轮德这边非常安静。

    但是,表面看起来拔轮德没有做什么,实际上不等于拔轮德已经放弃了。

    本来拔轮德只是想要撤换猜裕,收回运河城的主权,如今已经演变成针对苍浩和血狮雇佣兵的仇恨。

    那么丸冈秀男又是怎么联系上拔轮德的?

    这要从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说开去。

    朴正金跟泰南的分离组织一直都有关系,事实上,这个死胖子的路子非常野,跟世界各地臭名昭著的各种犯罪组织,多多少少都有些联络。

    哈撒烈士旅和GRB是泰南最大两个分离组织,在这两个组织被平灭之后,其余那些小组织就本分了许多,一时之间,泰南地区局势竟然呈现出难得的稳定安逸。

    丸冈秀男某种程度上跟朴正金合作,不过跟泰南这些分离组织却没联系。

    而且,丸冈秀男也没准备利用分离组织,倒是觉得分离组织的对立面有利用价值,也就是T国王家军。

    丸冈秀男在地下世界有自己的影响力,也有自己的人脉和资源,能够找到关系跟拔轮德说上话。

    于是,丸冈秀男和拔轮德就接触上了,丸冈秀男直接向拔轮德提出,可以帮助肃清泰南地区的分离组织,不过拔轮德似乎不是很感兴趣。

    在拔轮德看来,泰南分离组织都是秋后的蚂蚱,已经没几天蹦头了。如果不是猜裕办事不利,而且横在泰南碍手碍脚的,王家军完全可以彻底歼灭这些分离组织,根本不需要跟任何人合作。

    丸冈秀男发现拔轮德不感兴趣,转而提出帮助王家军控制运河城,这一次拔轮德有了兴趣,主动提出想跟丸冈秀男见一面,于是就有了这一次曼谷秘密会晤。

    丸冈秀男和拔轮德全都身穿便装,各自只带两个手下,见面之后礼貌的握了握手,随后面对面而坐。

    “我就直说了吧……”丸冈秀男不兜弯子,开门见山的道:“苍浩和庞劲东实际控制运河城,这让你们王家军如鲠在喉,毕竟这是你们的土地,怎么能让外国人说了算。先前你们尝试收回主权,然而两次都以失败告终,我可以告诉你们,失败的原因是你们没有选择跟我合作。”

    拔轮德意味深长的一笑:“难道跟你合作就能收回主权?”

    “直接导致你们失败的人是苍浩。”丸冈秀男同样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谁比我更加了解苍浩。”

    拔轮德微微点了点头:“是吗。”

    显然拔轮德的反应太平淡了,这让丸冈秀男不是很满意:“我可以达成你们最大的愿望,我觉得你应该给我点积极地表示,证明真的很想要掌控运河城。”

    “你们华夏人有一句话无利不起早。”拔轮德撇了撇嘴,缓缓说道:“你这样帮助我们,到底为了什么呢,有什么索求?”

    “我只要容身之所。”

    “哦?”拔轮德饶有兴趣的道:“说来听一听!”

    “这个很好理解……”丸冈秀男不无尴尬的回答道:“我在华夏犯有重罪,华夏方面全力通缉我。此外我在东瀛也是通缉犯,因为我掌管着赤军,而赤军是东瀛政府认定的恐怖组织。正因为我掌管着赤军,南高丽方面同样把我看做通缉犯。另外,你要是了解赤军的历史就知道,我们跟北高丽的关系不是很好,朴正金最想杀的一个人就是我,只不过现在我有利用价值,朴正金不舍得下手。这样一来,整个东北亚我都待不下去了……除此之外,西方也有很多人想要除掉我,因为我掌控了钻石联盟留下来的钻石。为了躲避所有这些敌人,我不得不到处逃遁,以至于没有立足之地。我很喜欢T国,尤其是运河城那个地方,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容身之所,让我带领赤军繁衍生息。”

    “你的这些话倒是说的很诚实……”拔轮德哈哈大笑起来:“在我所知道和见过的人当中,真的没有谁比你更加麻烦了,我很奇怪,你在这么多势力的围剿之下,竟然一直能够活到今天。”

    “我自然有我的过人之处,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也就是说,你通过帮我控制运河城,换取自己有一个容身之所。”

    “是的。”丸冈秀男很坦诚的点了点头:“我们共同瓜分运河城,你一半,我一半。”

    拔轮德摇了摇头:“不。”

    丸冈秀男要有点惊讶:“你不想要运河城?”

    “我当然想要运河城,但不是我个人要……”拔轮德很认真的告诉丸冈秀男:“我是要代表我的国家,恢复对运河城形式主权,我可不是个人想要什么利益,我是一个非常正派的军人。”

    “总之我要有一半运河城,作为赤军安身之所,至于另一半运河城,到底是归属你个人还是你的国家,我完全无所谓。”

    拔轮德用耐人寻味的语气说了一句:“你想要跟我合作,有一个前提是,你认为我们无法独自收回运河城。”

    “没错。”丸冈秀男直言不讳的说道:“如果你们有能力收回,早就动手了,何必一直这么等着。”

    “那是因为机会没到,前两次失败了,不等于第三次也会失败。”

    “恕我直言,你恐怕斗不过苍浩……”丸冈秀男略有点急风的一笑:“你能够做出的每一种举措,苍浩都有预料,恕我直言,就算你们进行下一次尝试,结果仍然会以失败告终。”

    拔轮德有些怒了:“你竟然鄙视王家军!”

    “我不是鄙视王家军,只是想要提醒你,你们并不了解苍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呵呵一笑,丸冈秀男不疾不徐的说道:“我说过我很了解苍浩,那么我来给你分析一下苍浩都做了什么,你我都知道苍浩收买了猜裕,这一步很高明的棋。猜裕驻守的泰南地区,横亘在运河城和王家军主力之间,如今猜裕已经完全倒向苍浩那一边,不惜跟王家军决裂。这样一来,猜裕等于是在给运河城看大门,如果王家军想要夺取运河城,根本绕不开猜裕。但是,王家军如果直接进攻运河城,可以宣布说这是抗击外国侵略者,如果王家军跟猜裕发生战争,这可就是内战了,性质完全不同。请问,你们该如何向国民解释,为什么王家军的将军们会互相厮杀。”

    拔轮德听到这番话,脸色有些发白,一时没说话。

    “当然了,你们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前次在曼谷接触猜裕兵权,然后派遣其他将军接管泰南王家军。这样一来,王家军就可以穿过泰南,直接进去运河城。只可惜这个计划失败了,被苍浩成功破解,而且猜裕跟王家军彻底闹翻……”顿了一下,丸冈秀男用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我必须告诉你的是,事情演变到这一步,全在苍浩预料之中。你好好回想一下苍浩的所作所为,其实一直都是在制造猜裕和王家军之间的矛盾,迫使你们翻脸决裂。”

    拔轮德的语气很不自然:“这个我知道……”

    “你知道,但没有办法解决,毕竟猜裕横在那。你们想要收回运河城,却又无法绕开猜裕……”丸冈秀男说到这里,哈哈大笑了两声:“但有了我就完全不同了,我会在运河城内部开花,跟你们里应外合。也就是说,你们完全可以越过猜裕,跟我直接控制运河城。等到你们直接把力量部署到运河城,这样一来,猜裕会回到王家军的包围之中,必然独木难支,接下来你们想怎么收拾猜裕都不是问题了。”

    “听起来倒是不错,但你忘记了,猜裕是苍浩的狗腿子,但除了猜裕之外,苍浩还有其他狗腿子……”拔轮德恨恨不已的说出一个名字:“比如差瓦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