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南希北庆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竞争并未停下

    这对于官府而言,工作量看似很大,因为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会产生大量的交易,而且涉及到方方面面,按理来说,这根本忙不过来,但是因为市场是有着自我调解的功能,官府其实做的是并不多,主要就是将规矩给定好,你们在规矩下尽情的交易吧。

    而且一个交易,会产生的连续的反应,好比说,我将人给迁走了,他们的土地当然就得卖了,这不是朝廷强制的,是一种连锁反应,朝廷要做的就是事先也将土地交易的规矩给定好。

    钱大方他们可都是老手,知道这应该怎么玩,都不需要去看着他们。

    另外,朝廷也在履行诺言,是严格的保护河南地区的农桑业,作坊是一定不能建在农田之上的,除非你愿意缴纳非常非常高昂的印花税,因为河南的粮仓对于长安而言,那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没有足够的粮食,也不能支撑起一个非常大的贸易市场。

    因为贸易市场,在于人口的流动,将来河南常住人口肯定是要多余户籍人口的,这在后世虽然是很常见的,但是在小农经济下,是非常难以出现的现象,如果河南的粮食非常丰富的话,这会令大家对于这个市场更加有信心。

    那扬州发展的快,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扬州不缺粮食,二季稻的出现,令江南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来。

    而且,如果开放农田的话,那商人可能就直接跟农夫、地主交易,不开放农田,只开放城市的话,土地就都在朝廷手中,商人就需要从朝廷手中买地,朝廷得到这一笔钱,又可以投资到河南,就可以减轻国库的压力。

    这么玩的话,其实大家都赚,商人是要拿不少钱出来,但是他们得到的回报是巨大的,农夫的话,一旦这里成为中原的贸易的中心,粮价是一定会涨,他们的日子要好过的多,他们都好,朝廷自然也好

    四更时分。

    “真是没有想到,你会选择这时候离开。”

    韩艺站在院中,看着刚刚从屋里走出来的武媚娘。

    武媚娘笑吟吟道:“为什么?”

    韩艺道:“如果你放出消息,告诉百姓你今日会离开魏州,我想过不了多久,在长安就会诞生一个新故事,魏州百姓十里送皇后,这是多么的风光,这不也是你一贯的作风么。”

    武媚娘微微一笑,道:“若是以前的话,我可能会这么做,但是如今。”

    韩艺见她欲言又止,不禁问道:“如今怎么呢?”

    武媚娘沉吟片刻,道:“其实我这也是跟你学的,他们来送我与否,只是表面上的风光,而表面风光,带来的好处也只是表面上的风光,但其中还隐藏着许多坏处。但即便我就这么走了,难道他们心里不会记着我的好么?甚至可能还会记得更深刻一些,我来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得人心,而不是为了风光。”

    韩艺苦笑的摇摇头。

    武媚娘诧异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艺耸耸肩道:“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兴许是看到皇后你日趋完美,这心里有些担忧吧。”

    武媚娘抿唇一笑,道:“若是要赶上我对你的担忧,只怕还需要不少的时日。”说着,她手往门那边一指,“我们走吧。”

    说着,她便往外面走去。

    韩艺苦笑的摇摇头,然后跟了出去。

    趁着夜色,他们悄悄出得魏州城,赶往了其它灾区。

    因为对于武媚娘而言,这是一场政治秀,而且她走的是亲民路线,一条所有皇后都未走过的路线,故此她需要去各地灾区,与各地的百姓交流,如果只在魏州喊上几句,作用不是很大。

    而她在魏州做的一切,也算是在实习,毕竟她以前也没有这么做过,她也需要在实践中学习,从中发现自己不足之处。

    因此,在去到其它灾区之后,她处理的非常从容,与百姓的交流更加密切。

    宣传还是如魏州一般,首先与当地的商人以及外来的商人见面,表达自己支持商人的政治理念,又与百姓见面,宣传自己的《普世法》,要让大唐百姓成为世上最幸福、富裕的百姓,其实也就是扩张理论,争取更多资源和生存空间。

    这个主张,那是非常能够凝聚人心的,这本质上其实就是国家主义,跟中原的传统政治理念是截然相反的,中原传统的统治者,不管背地里多么卑鄙无耻,但表面上还是非常好面子的,追求仁义、道德。武媚娘这一套说法,其实是一种非常自私的说法,她的意思就是只对自己百姓讲仁义、讲道德,对于外人不需要讲这些。

    还是那句话,这屁股决定脑袋,听这话的人可都是大唐的百姓,他们当然感到开心,觉得自己被统治者重视,那他们当然拥护武媚娘。

    各地百姓听过武媚娘的演讲之后,都显得非常激动,对于未来充满了希望。

    相州。

    “其实这些话你可以自己说的。”

    站在一堆稻草上的崔戢刃,看着陌上高谈阔论的武媚娘,突然开口小声说道。

    他也是研究过韩艺的,他听出武媚娘这话是极具感染力的,肯定是韩艺帮武媚娘准备的。

    韩艺也没有否认,只是道:“你从哪一点看出,这话我可以自己说?”

    崔戢刃道:“这可是能够你助长名望,上回你拯救我们大唐,已经得到很多百姓的拥护,如果你再能够想办法帮助百姓度过一道坎,那你的名望真的可能超过我们崔卢郑王。”

    韩艺道:“首先,你太高估崔卢郑王在我心目中的地位,那只是十年前的事。其次,这也会将我打入万丈深渊。所以,你这么说实在是太阴险了。”

    崔戢刃稍稍一愣,道:“真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直白的回答我这个问题。”

    韩艺道:“我一直都是非常直白的说你这人比较阴险。”

    崔戢刃笑道:“比起卢兄、郑兄他们而言,我的确也算不上什么君子,但是比起你做得那些事而言,我至少还能够做到问心无愧。”

    韩艺道:“好一个问心无愧。所以你们山东士族把控山东地区这么多年,也不见得这山东地区有什么发展,而我只在扬州待了那么几年,如今扬州的百姓比你们山东的百姓富裕多了。可见这无用之人,都能够做到问心无愧,真正有大才的人,没有几个可以做到问心无愧。”

    崔戢刃淡淡道:“我们山东士族为中原做出的贡献,绝非是你可以企及的。”

    “是吗?我还真是没有发现呀!”韩艺轻蔑一笑,又道:“对了!河南地区可是有着不少大士族,其中主要的士族就是你们山东士族,不过好像你们士族在此事中,都显得非常低调,这倒是令我感到好奇,我记得你们一向都很高调的啊。”

    崔戢刃笑道:“真是没有想到你还能百忙中,记得我们士族。”

    韩艺呵呵道:“朋友也许会忘记,但是敌人一定会记得的。”

    崔戢刃道:“也就是说,你是知道你的这些政策,对于我们士族是不利的。”

    韩艺道:“我可没有这么说,而且我也不这么认为,我只是认为你们士族肯定会这么想。”

    崔戢刃笑道:“那些小士族,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小看了我们山东士族。”

    韩艺哦了一声:“愿闻其详。”

    崔戢刃笑道:“你难道不知道其实你得许多商业政策,都是起源于我们山东。”

    韩艺惊讶道:“这我还真不知道。”

    崔戢刃道:“你应该知道齐国管仲宰相吧。”

    韩艺点点头道:“这我当然知道。”

    崔戢刃道:“那管仲便也是商人出身,他与你的经历倒也有些像似,从一个商人成为一代霸主的宰相。而他当初帮助齐桓公称霸,就是让国家发展工商业,现在国家政策与他当时政策都有着相似之处。在春秋战国之时,若论富庶,非齐国莫属,若论天下富商,也非齐国莫属,我山东士族本就有这方面的底蕴在。如今,我们山东士族大部分已经有了共识,即便国家要重工商,我们山东士族也不会就此沉沦,相反,我们山东士族不但要继续保持士族之首,还将会成为商人之首。”

    说到后面,他是一脸傲气。

    难道这家伙也在借此顺便整合他们山东士族,这个混蛋,老是搭顺风船,真是岂有此理。韩艺暗自嘀咕一句,嘴上却道:“凭什么?凭嘴说么?”

    “非也,非也。”

    崔戢刃摇摇头,道:“其实纯粹的商人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纯粹的士族也是如此,但是有趣的是,这士族的好的一面,恰好能够修补商人不好的一面,而商人好的一面,恰好能够弥补士族不足的一面。而如今天下间,能够将两者合一的,唯有我山东士族。只要我山东商人能够成为中原商人之典范,那么我山东士族也将成为商人之首,这就是我经常讲到的底蕴,自秦到如今,国家政策也不是一成不变,但是我山东士族也能够存活下来,就是因为我们有着深厚的底蕴,我们能够以不变应万变。”

    其实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一方面生性高傲,但同时有具有君子的谦虚,他不会像韩艺那样,动不动都上演英雄归来,他在过程中是很低调的,但是他的低调不代表着无能,他是一路随行,时不时就捞一点好处,这聚少成多。

    其实他也一直在赢,韩艺的变法,给传统造成了很大冲击,他一直都在借此上位,他所创立的山东集团其实就是整合山东士族的一个工具。

    韩艺揶揄道:“你爹教你的?”

    崔戢刃笑道:“我为我有这么一位充满智慧的父亲而感到非常的自豪,若非父亲的谆谆教诲,也就没有今日的我,对此我是心怀感激,我是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父亲的事,此乃为人之根本。”

    韩艺哪里听不出他讽刺之意,而且他事先也料到,他们父子可能已经看出什么猫腻来,呵呵笑道:“其实我也是,只不过我们农家出身,想要出人头地,付出得要远比你们多,毕竟你们的要远远高于我们。不过话说回来,我真是非常期待你们山东士族能够在这一场变革之中发光发亮,而不是又跟以前一样,弄得名誉扫地,我真的已经厌倦了那种场面。”

    崔戢刃点点头道:“一定会的,而且不会让你们久等,我们士族很快就会站出来,我甚至可以提前跟你说一声谢谢,若非你这一变,我们山东士族的地位还真得是岌岌可危,毕竟皇室一直以来都在处处针对我们。”

    他当初为什么触怒李世民,不就是因为他讽刺李世民打压他们山东士族。

    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韩艺知道这家伙不会无的放矢的,笑道:“你还真是一成都没有变,什么事都不喜欢自己动手,喜欢搭人家的顺风船。”

    崔戢刃道:“难道你的计划不是努力的打造一艘顺风船?我只是如你所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