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之门 知白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招手

    那座封闭了几万年的城门就这样自己打开了,吱呀吱呀的开门的声音就好像有一把锯齿刀在每个人欣赏刮了一下,所有人都跟着抽搐。看起来并不恐怖,然而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往后退。

    很久很久之前,封印之地中传出来一阵惨呼,那声音正直被封印在里边的长莫长老的声音。那天夜里,很多人都听到了,以至于对封印之地多了一份惊惧。

    之后的岁月之中,无数人觊觎封印之地中魔主留下的惊天宝藏,一波一波的想闯进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可是这些人最终都死在了大魔之戒外面,每个人身上都找不到一点伤痕,就算是医术最高明的人都查不出来他们的死因。

    “进吧。”

    古荡然嘴角勾起来一抹冷酷:“这是在欢迎咱们呢。”

    他往前走,却被徐尚横跨一步拦住。

    “谁也不许进去!”

    徐尚脸色冷峻的说道:“我不知道这几个人到底什么来历,就算是这魔主的死神之镰摆在这,我还是不信。你们古家这些年做过的龌龊事多的数不过来,什么阴谋诡计是你们想不出来的?”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后面吱呀吱呀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本来半开的城门,在这一刻全开了。

    一阵风从城门里边吹出来,很猛烈,将所有人都吹的东倒西歪。这些人之中不乏真正的高手,然而即便如此,那诡异的风依然将他们吹的站立不稳。哪怕是古荡然,都不得不连着退了好几步。

    狂沙漫卷,当所有人睁开眼睛的时候,都被眼前的一幕吓住了。

    大魔之戒的城门口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背对着他们的人。那个人就那么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很破旧,还满是血迹。他背对着大家在招手。

    背对着招手,那手勾动的时候就好像利爪抓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距离城门最近的是徐家那一千二百名勇士,对他们造成的心理冲击是最大的。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生死杀伐,可是这一刻竟是有人吓得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都给我站住!”

    徐尚怒斥一声,虽然他脸色也很白,但却强撑着站在那喊了一声,然后朝着那只有一个背影的人怒吼:“你是谁!”

    那人没有说话,没有回头,而是一步一步往大魔之戒里边走了进去,走的很慢,脚底落地无声,看起来更像是在飘着走。如果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可能会直接把人吓死。

    “那会不会是长莫长老?”

    有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可是谁又能回答他?

    “进去!”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朝着大魔之戒里面冲了进去。这个人不是徐家的也不是古家的,而是其他家族的人。可他是谁家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第一个人冲进去的时候,想要阻拦就来不及了。那么多年来,大魔之戒一直都是压在所有魔族修行者心上的一座山,封闭着的大山。如今这扇门打开,山里面可能有无穷无尽的宝藏和无法预料的机遇,谁会忍得住?

    一个个脸都扭曲了的人开始往城门里面冲,而此时此刻,那些之前还坚守着的徐家的士兵们全都茫然了,没有命令,到底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进去吧。”

    安争走到徐尚身边语气很平和的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们,换作我是你的话,我也不相信,毕竟我们和古家的人站在一起。不过有一件事你应该相信,那就是进了大魔之戒后,如果古家的人动手第一个要杀的必然不是你,而是我们。”

    安争看了陈少白他们一眼:“咱们进去。”

    陈少白深吸一口气:“回家!”

    他走到徐尚身边一把将死神之镰抓起来扛在肩膀上,嘴角一咧:“你们徐家,辛苦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对这些人充满了敌意,可是当徐尚听到陈少白说出你们徐家辛苦了这七个字的时候,心里猛的抽了一下,一股心酸涌上来,竟是泪流满面。

    白胡子老头抱着小金龙已经先一步进去了,确切的说是被人挤进去的,在那一瞬间,涌进城门里的人多的数不过来,好像拥挤在一条小小的河道里的泥鳅似的,翻滚着,拥挤着,拼了命的往前冲。

    小金龙气的够呛,说有人趁机摸了他的屁股。白胡子老头说你放心吧,这些人是魔,不是色魔。如果是的话那就恐怖了,能摸你屁股的色魔要么是这些年实在没地方下手憋坏了,要么就是变态色魔。

    小金龙低头看了看,发现是白胡子老头因为紧张而抓着自己屁股,还特么的在使劲儿。

    “我拉你一手你信不信。”

    白胡子老头反应过来,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紧张了一点我这么多年来波澜不惊,也以为自己习惯了这没身份的日子。可是当门开的那一刻,我忽然之间觉得真相就在前边等着我了我不怕死也死不了,我就死怕知道自己是谁,又想知道。”

    看着他那样子,小金龙忍不住安慰了一句:“其实你惧怕的,只是自己不是自己。”

    白胡子老头沉默了一会儿:“我是我。”

    他大步往里走:“不管找到什么真相,我都是我。”

    古家的人速度更快,古荡然已经带着手下人冲了进去。那是一种彻底暴露出来的癫狂,然而淹没在了所有人爆发出来的癫狂之中。这一刻,谁还管谁?

    徐尚带着人一直跟着安争他们,死死的盯着。或许在他看来,安争他们的威胁远比古荡然还要大。毕竟,安争他们是人间界的修行者。

    人潮汹涌,安争他们的速度是最慢的,一个一个的疯狂的人从他们身边冲过去,看起来像是前边就有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得到了,就能一飞冲天。

    那东西其实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是魔主这两个字。

    陈少白也很激动,手指都在一下一下的抖动着。可是他压制着自己内心里的激动,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躁动。可是怎么可能平静呢?这是他曾经生活的地方,这里是他的家,这里还有原来的他为自己留下的一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这地方好像打开的不仅仅是个禁地,还是心门。

    人潮涌过之后,大街上变得稍稍安静下来一些,安争他们走在最后边,感受着这里的气息。之前那个背对着大家的人消失不见了,这让每个人心里的压力都稍稍小了些。

    “这地方不大。”

    安争忽然反应过来,脚步一停:“一个最多能容纳一万人左右的小城,刚才那一刻冲进来的人也不止这个数字了可是,为什么显得有些空旷了?”

    安争一说众人才反应过来,确实不太对劲。这地方就那么大,之前涌进来的人数足以让这里变得人满为患。如果说有什么空间入口的话也不可能这么早就被发现,而且是那么多人。

    吱呀一声。

    那熟悉的声音再次出现,不久之前,这声音就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回荡着久久不散。现在这声音再次出现了,安争猛的回头,看到大魔之戒的门缓缓的关闭。一个魔族修行者嗷嗷的叫着往里冲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他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哪怕明知道关了门可能再也出不去了却还是想冲进来。然而他比较倒霉,在他冲到门口的那一瞬间门也关上了,正好把他挤在那。

    两扇门的门缝很小很小,那个人就被极的很扁很扁。他的半边身子在门里边,半边身子在门外边,血顺着门缝往下流,很快就流了一地。沾染了血液的大门上亮起来一阵光,两扇门,一边有半个字合起来就是一个字死。

    而这个被夹死在门缝里的人,就在死字正中。

    他挣扎了没多久脑袋就垂了下来,或许对他来说最大的安慰就是脑袋在门里边,临死之前看了一眼大魔之戒里边是什么样子。可是在临死之前那一刻,或许他真的后悔了。

    啪嗒一声,半边尸体掉下来落在地上,地上他的血被溅起来,看着有些揪心。

    当大魔之戒的城门关闭的那一刻,整个城里却忽然亮了起来,每一个房间都亮了起来。吱呀吱呀的声音不绝于耳,站在大街上的安争看到,每一户的门都开了。城门关了,家门开了。

    就好像为了迎接久别归来的游子,点亮了灯,打开了门,只等着游子进门。也许每个房间里都还有饭菜香,每个房间里都有温暖的床和软软的被子。

    安争慢慢的走到一个人家的门口往里看了看门里面站着好几个魔族的修行者,其中有一个安争之前见到过,是在安争之前冲进大魔之戒的。他们背对着安争站着,全都背对着,站在那好像石像一样。可是石像是不会动的,他们却在动所有人背对着大门,在招手。

    就如同,那个之前站在大魔之戒城门口背对着所有人招手的人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