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原始时代 南州十一郎

第三十六章 不灭真谛(上)

    看着瞬间和米谷、圆滚滚打成一片的女女,敖奇苦笑不已。

    自从用化骨草化去口中横骨后,这小东西凭着呱噪本事,广阔交友,上自天上飞禽,下自陆地走兽,水中鱼虫,还有宗门弟子,到处都有它的朋友。

    要不是有时故意把它拘束在家,它都能整天不回。

    看了一会儿,敖奇转头向公良问道:“既然贤弟有天香果,不知可有天香树心?不瞒贤弟,我那夫人也是海族,虽修炼有成,但来自本体的味道却怎么也清除不了。她又时常出没于宗门之中,难免被人笑话,为此还和我大发脾气,都快成了心魔。

    听说天香木心有清心凝神,辟秽除臭之功。若有其佩戴在身,再加上天香灵果相助,应能帮她辟除心魔。

    若贤弟这里有天香木心,我想求取一方,不知可有?”

    公良自然有,还有很多。

    听他说得这么心酸,就取出一方储存比较久的天香木心与他。

    敖奇大喜过望,接过去后连连道谢。

    想到公良还在考核,他也不好打扰太久,就说道:“今日贤弟与前辈有事,我先告辞,改日再到宗门拜访。”

    “敖兄客气了。”公良正要拱手送别,倏然想起一事,赶紧说道:“敖兄贵为河神,可知附近哪里有鱼?公良想去抓条回来炖个鱼汤请前辈品尝。”

    “前面不远妙道仙宗水脉与望渊河交汇处,就有一种六曜纯鲈,其肉细嫩,味美鲜甜。即使宗内长老有时也会忍不住去钓上几条解解馋。此事不用你费心,我来就行。”

    他也不给公良说话的机会,瞬间消失,再出现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条肥美的六曜纯鲈。

    公良上前接过,道:“敖兄费心了。”

    “小事而已,我先告辞,不打扰你和至尊大人了。”

    敖奇本来还想上前拜见老者,可惜人家理也不理,只好转而向边上听故事都听得忘记身在何处的女儿叫道:“女女,回去了。”

    “女女不回去,女女要听故事。”

    女女现在正被米谷所说的故事吸引,哪愿意回去。

    “你娘亲就要出关,小心她出来发现你不在,又把你关起来了。”

    “就算把女女关起来,女女也不回去,女女要听故事。”女女非常坚决的说道。

    敖奇看到她的样子,头疼而已,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伸手一招,将女女卷起,捧在手中。

    女女听故事被打断,很不开心的大声叫道:“女女不走,女女要听故事,女女要听故事。父亲不喜欢女女了,女女以后不跟父亲了,女女以后要跟着娘亲,不和父亲好了”

    敖奇被她闹得头疼,索性施法化出一团透明水罩将它罩在其中,省得听她呱噪。

    女女在里面大叫大闹,可惜外面根本听不到,只能看见她气愤的动作。

    不用听到女儿的话,敖奇这才松了口气,向公良告辞道:“我先走了,改日再到宗门拜访。”然后,又向老者拜了拜,这才离去。

    “这小龙好生呱噪。”

    等他离去,老者才睁开眼来,又向公良问道:“小家伙,得到好东西了?”

    “都是看在您老份上,要不然小子何德何能,人家会送东西给我。”

    “明白就好,不要天真以为,自己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随便什么人都会送你东西。要是在外行走有这想法,估计离死也就不远了。”

    “前辈教训的是。”

    老者说了两句,就举桨往前划去。

    刹那间,船速如箭,刺破重重水波,疾速而行。

    公良开始清理六曜纯鲈,首先去鳞,将骨肉分离,再将鱼肉切成一片片装好,然后取出一方小灶,放入木炭,架上小锅,加水烧了起来。待水滚,他就放入分出的鱼骨鱼头,再加入一点五色稻米和灵姜片下去煮。

    像这种未曾用锅煎过的鱼汤色泽不会凝浓、奶白,但胜在鲜、清,别有一股味道。

    等鱼汤味道出来,五色稻米煮熟后,公良就把鱼骨取出来,放入切好的六曜纯鲈肉,并调味。

    如此,一锅鲜美的六曜纯鲈粥就做好了。

    本来他还想放点葱花或者灵蔬的,但前辈在这里,不敢搞小动作,以免果子空间被发现。

    米谷和圆滚滚等人闻到鱼肉的鲜美味道,不断的吞咽着口水,一个个捧着自己吃饭的盆子,围在锅边,等公良盛粥给它们吃。公良懒得理这些贪吃的家伙,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玉碗,盛了满满一碗鱼肉端到老者面前。

    “前辈,鱼肉好了,您尝尝。”

    老者放下木桨,一点也没客气的端过碗,取过公良恭敬递来的筷子,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碗见底,老者将碗给他,公良连忙再去添上。

    米谷看到粑粑走来走去盛粥,就是不给自己打,小嘴儿都撅了起来。

    圆滚滚很聪明,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坐在旁边。小香香也是。

    一连吃了三碗,老者才将碗筷还给公良,擦了擦嘴道:“好久没吃过六曜纯鲈了,还是那个味道,只是人事全非。”

    “前辈在妙道仙宗住过?”公良奇道。

    “昔日游历天下,当世大宗、大荒、渊海、西境等等地方,何处不曾去过。想当年风华正茂,如今却已垂垂老矣,岁月不饶人哪!”

    老者拂须感慨了下,往公良看去。

    公良感觉他双目如电,身上隐秘在他眼下无所遁形,一一露出形迹。

    只有果子空间,似乎隐在另一处虚空般,并未被探查出来。

    老者看了一下,收回目光,道:“没想到一阵不见,你这小东西竟已晋入蜕凡,行将化灵,而且根基还如此深厚,看来应该另有奇遇,非全是古炼气法之功。”

    “小子还要多谢前辈传下的功法,要不然公良也不可能有今日成就。”

    老者摆摆手道:“老朽也是见你投缘,他人老朽才稀得去理。那龙犀十二炼倒适合你修炼,别人炼皮炼肉就疼得死去活来,你竟然到炼髓境界还没事,真是怪胎。既然炼的不错,就要继续下去。

    虽然这功法只能淬炼体魄,但修炼完毕,却是身如龙犀,力大无穷,刀斧难伤,还能使身体更加的契合天地,亲近灵气,修炼起来事倍功半。

    不过这终究只是粗浅法门,无甚大用。

    老朽记得不朽玄宗有一卷不灭真谛,也不知能不能借来一观。”

    老者喃喃自语,也不理会身前公良,从身上掏出一块玉佩扔入虚空。

    公良站在那里,倒是有点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