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墨镜 周经经

第990章 谁都有理

    “所以,最后,我们不再沟通了,不再去试图满足他们了,也不再退缩了,我们选择了冷处理,他们说要断绝关系那就断绝关系好了,抚养费我们还是会出,他们要与不要,非要再彼此折磨的话我们也没法子,就这样好了,所以,就这样,我们发誓我们不要做这样武断的父母,不要做这样把孩子当宠物却还正义凛然的说着,是为了爱的父母,我们不要那样,不要把孩子当作附属品,当做是财物……”

    “而我们深知,以我们自己这么多年所接受的传统教育以及世俗的认知,以及我们自己血液里面的性格,可能在生了孩子后也做不到我们自己想要的那种愿望,所以,我们干脆选择了做真正的丁克一族,用此前媒体与公众们所说的一样,我们就像是冷血动物,是的,我们干脆就做回冷血动物,哈哈……”

    小张和小李陈述着两年前所发生的事情,虽然看似已坦然,但游子诗仍然能够感觉得到他们言语之间心里的唏嘘。

    游子诗相信,事实上他们也不想这样,可是,有的时候,生活却会逼得你变成你此前可能完全没有想过的模样。

    小白也傻眼了,大惊道:“我真的挺佩服你们,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不生孩子,也不认父母……”

    白晓波完全无法理解两人的行为与选择,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忤逆父母。小吵小闹还可以,但是,像两人这样的与父母断隔关系,坚守自己的认知与道路,她不可能做得到。

    “其实我们也不想的,如果他们放弃他们的态度,能够彼此尊重的话,我们也并不是真的冷血……”小张和小李解释道。

    “父母为了你们劳碌一辈子,他们那么爱你们,为了你们付出了那么多,甚至是一切,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寒了他们的心呢?”小白感觉自己完全没法子接受这样的“丁克”。

    “那么,如果这世上有一个男人拼尽一切的爱你,为了你付出了一切,甚至那种爱都变得畸形,让你感觉到压抑,感觉到桎梏,请问,你是会选择接受他包容他放纵他,让自己沉溺在那种极端与扭曲里,还是会清醒的将他给拒绝呢?”

    “我想……我会拒绝!”

    “为什么你不害怕会寒了他的心,你为什么那么的残忍……他为你付出了一切,这个世间已经不可能有人比他更爱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那不同!完全不同!就算一个男人再爱你,可他和你却没有血缘关系,而父母却不同,这是天生的血缘关系,恩比天高,爱比山重……”

    “哦,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在你的认知里,婚姻关系远不如亲情关系浓郁与稳定?”

    “我,我不知道……”

    “那为什么,你宁愿伤害一个爱你的男人,却做不到寒了父母的心呢?这难道不是说明,在你的认知里,婚姻关系并不如亲情关系重要吗?不是有一个确切的地位对比嘛,亲情大于爱情……就拿刚才那个假设,我换一种说法,如果你的爱人与你的父母发生了冲突,你会更愿意更会选择去支持谁?”

    “这种假设太没有道理了吧,首先当然是就事论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者,就算是父母错了,也该让着他们不是吗?”

    “嗯,你说得对,但是,请让我再更正一下我们的假设,在这个假设里,事情没有对错,或者错误的一方,更有可能是因为你的父母呢,而且,这个矛盾很有可能难以调和,不是一般的发发唠叨骂你几句,让一让听一听就能够完事的,那么,你会支持谁?”

    “我,我不知道……我想问,我的爱人他为什么非要做一些事情去让父母生气呢?他为什么不能……不能成熟一点?”白晓波道。

    “成熟一点?你是指一直当缩头乌龟,任由他人来插手自己的生活,却永远都不能有自己的主见?为什么非要做一些事情让父母生气?比如我喜欢吃榴莲你不喜欢吃甚至很讨厌,有的时候矛盾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不是谁偏要、想要或者说故意……”

    “爱吃榴莲,你可以躲着啊,不让人家发现不就行了吗?”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退让和躲得过去的……”

    “那么,你为什么不戒掉啊……”

    “我为什么非得要戒掉?这是我生来的喜好……”

    “为了你爱的人啊!你爱对方,所以你可以为了对方而戒掉……”

    “问题就在这里!要么你不爱我,要么如果你也爱我,为什么非得是我一次次去戒掉我的天生习性呢,而不是你多给一点包容?”

    “你……这个……既然他们是你的父母,既然他们爱你,你也爱他们,就得听他们的,就得做好这样的觉悟啊,百善孝为先懂么……”

    “你是说,父母与孩子之间,天生就已经注定了,永远得遵循一样的所谓人伦的模式,只因为他们将血液与基因遗传给了你,你甚至都没法选择拒绝或接受?就像新人笑旧人哭那样,就像老兵欺负新兵蛋子那样,永远的轮回和循环……”

    “我,我只知道,父母最伟大,他们是这世间最爱我们的人,是不会害我的,所以,他们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最重要……”白晓波喃喃道。

    “那么,你的爱人呢,将来如果你有了爱人,这个地位的关系又会怎么排是?”

    “当然还是父母最重要!我如果不听他们的话,他们生我这个孩子,生我这个女儿是干啥?”

    “如果有了孩子呢?”

    “父母和孩子最重要,次之是爱人……”

    “是吗?在你的口中,爱人成为了最不重要的一环,只因为对方与你没我有血缘关系,所以便比不上父母亲,在有了孩子之后,又不如孩子亲,可是,你没有想过,那个在家庭关系中处于尴尬地位的曾经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或女人,却是以后孩子最为亲近的两个人之一,这不是挺可笑的事情吗?这样的家庭关系难道不畸形?在父母双方彼此的认知中,对方与自己无血缘关系,都不是最亲近的人,大家都这样的观念,却又灌输着自己的孩子,让孩子认为自己才是他们最为亲近的人,是最伟大的人,甚至明里暗里自觉不自觉的彼此争夺着与孩子之间亲疏的关系,真的没有一点点隐患,真的不可笑?这样的家庭关系真的是健康的?”

    搜索,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