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继承两万亿 侠想

第六百七十九章 霍千寻被绑架?

    “怎么回事啊,王大爷?!”一听说霍千寻出事,白小升急忙迎上去。

    同时,他也万分诧异。

    他们才进去十分钟,霍千寻这还是在中京大学里,这能出什么事儿?!

    “老王,出什么事了?!”

    “王大爷,你说千寻怎么了?!”

    门卫老王还没开口,白小升身后就传来两个急切的声音。

    孙玄北、褚大山刚好走出来,听见了老王的话,赶紧过来询问。

    “孙老!”老王眼看孙玄北在,也舍下白小升,迎了过去。

    事情始末,其实并不复杂,老王开始跟众人讲述。

    原来,白小升他们进去才几分钟,就有一辆奔驰车停在了校门口。

    从车上下来两男一女,往校园里走。

    走到这边,他们发现霍千寻,直接冲她过来了。

    那个女人喊霍千寻作表妹,说就是来找她的。

    霍千寻叫那女人表嫂,不过态度很冷淡。

    “那个女的哭哭啼啼,好像说自己赌钱又赌输了什么的,说什么霍老师的亲侄子让人给扣了,还挨打什么的。说对方想让霍老师过去一趟,才能放人。霍老师当时也很着急,就要跟他们过去。”

    王大爷说道,“我当时不放心,远远地跟着看了眼,可是,我看到他们在外面,上车之前,霍老师似乎改变了主意,不想去了。但是那个女人连拉带拽的,霍老师没有挣脱过,就被推上了车,然后车就慌张地开走了!我是觉得,这里面有事儿,所以急着告诉你们一声!”

    孙玄北皱起眉头。

    “千寻的表嫂吗?我听说过那个女人,滥赌成性!有一个小娃娃才八九岁,很可爱,却经常被她妈揍得鼻青脸肿。”孙玄北疑惑道,“可是她还不上钱,大可以借钱,为什么找千寻!还有,债主点名见千寻是怎么回事?”

    白小升也是微微皱眉,事情听起来不简单!

    “这就是绑架!还想什么!”褚大山怒道,“报警!抓她表嫂!”

    涉及霍千寻,他顿时炸毛了。

    “冷静点,你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跟人说绑架。那警方立案到侦查,也需要时间。这来来回回,耽搁的时间太久。我们还是先救人,回头再追究责任!”白小升沉声道。

    这小伙子,倒是沉稳!

    孙玄北不由得看白小升一眼,心中赞许。

    相比之下,自己这徒弟就显得莽撞的多了。

    “是啊,冷静点。”孙玄北喝道。

    褚大山只得强忍听着。

    “王大爷,你好好回想一下,他们说话的时候,有没有提到什么地名,又或者是什么人名。”白小升问道。

    王大爷极力回想,忽然一拍脑袋,道,“说了个KTV名字,我就记得里面有个‘千万’的千字。”

    “红莲!”白小升暗下命令,“检索中京所有带千的KTV名字!”

    “收到!”红莲应声道,“检索完毕!”

    白小升看向老王,念出一个个名字,“千风远,亿千年,千乘……”

    “对对,就是这个千乘!”王大爷急忙道。

    白小升眼神一眯,脑海中迅速出现这家KTV的位置,就在三站地外。

    “这个KTV的法人,章之豪!”白小升念出这个名字。

    “是他!”褚大山顿时叫道。

    白小升、孙玄北惊奇地看向他,老太太忍不住问道,“你认识?”

    “我当然认识!”褚大山叫道,“那个章之豪纠缠千寻,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居然绑架!没说的,报警!白老弟,咱俩现在就杀过去!”

    涉及霍千寻的安危,褚大山火急火燎。

    “就不能冷静点吗!你看看人家!”孙玄北冲着褚大山后脑来了一巴掌。

    自己这鸡毛脾气的徒弟,跟眼前这个年轻人遇事时一比,简直差的不是天上地下。

    白小升能冷静克制,迅速找出对方所在,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姓章,是不是中京章家?”孙玄北忽然喃喃道,又自问自答,“能在中京里混得开的,好像也只有他们家,我倒是跟他们老爷子有点交情,这件事,还得我走一趟!”

    老教授认识姓章的?白小升有点意外。

    “您认识?”褚大山也是一愣。

    “八九不离十吧,我跟你们走一趟。凭我跟章家老辈人的关系,这点面子,他章之豪一个小辈,还是要给的,我让他赔礼认错,乖乖地把人给我还回来!”孙玄北颇为自信道。

    “哎、哎!”褚大山立马高兴了,“您出马,姓章的小犊子还不得乖乖就范!”

    褚大山对老师信心十足,当即跑去找车。

    “车来了,老师!”

    不一会儿,褚大山匆忙跑回来。

    在中京大学门外,很多出租车等活,很好找。

    孙玄北在俩人的簇拥下,直奔门外,坐上车一路奔向三站地之外的千乘KTV。

    车上,白小升忍不住道,“孙老,您跟这章家交情很好?”

    “好倒是谈不上,不过章家老爷子跟我是同一届的学生,那会儿他不求上进,我没少敦促他。可惜后来,他不成器,跑去经商了。”孙玄北嘟囔道。

    原来是同学关系。白小升暗道,不过不成器的章家,混成了中京第二大家族,合着武者眼中不以铜臭论成败啊。

    “您是怎么敦促的,是教过他吗?”白小升奇道。

    “怎么敦促?哼,被我一个女人在各种场合,各种赢他,每次打的他鼻青脸肿。这还不够吗!”孙玄北回忆着,不无得意地笑道。

    老太太年轻时,也是争强好胜的很。

    不然,也不可能对褚大山生了眼缘,收做徒弟。

    合着您跟章家,就这么个缘分啊!

    白小升目瞪口呆,忽然觉得,会不会当初,章家老爷子是被老太太给硬生生打走的呢!有位暴力女同学,何其可怖!

    很可能啊!

    白小升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不过,这里面,终归有一份同学情谊在,希望到时候能管用吧。

    白小升暗道。

    能管用最好,不然的话,等我出面,这章家,便没有好果子吃了!

    白小升的目光之中,隐隐跃动着一抹寒芒。

    动他朋友,这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