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秦川德里奇

第五十一幕.他

    不是洛加留斯大主教,也并非艾茵.格兰雪,出现在那因圣剑艾尔斯兰的斩击而残破,显露出来的石棺中的人,竟然是年轻的埃尔德里奇主教。

    “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布莱恩紧握长剑,全身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战意,对“埃尔德里奇主教”说道。

    “洛加留斯大主教当年的笔记中记述过,他捡到了一名婴儿,令其由圣堂抚养长大,并且取名为埃尔德里奇.萨里瓦,那位孩童展现出了惊人的神术天赋,深受洛加留斯大主教的喜爱,与几位圣者关系也颇为不错。”

    布莱恩没有急着动手,而那位罗森身边的埃尔德里奇主教也没有反击的想法,任由对方讲述。

    “我当时看到这里,原本以为那位聪颖的婴儿就是你,但接下来的记述,却让我陷入了困惑之中。”

    说着,布莱恩左手一挥,数张陈旧的纸张出现在半空中,记载着一件件日常。

    “因为真正的埃尔德里奇.萨里瓦,在十六岁的时候便因无可治愈的疾病死去,洛加留斯大主教十分痛心,认为圣堂失去了一位将来的栋梁,在笔记中多次提及这件事。”

    当然,现在埃尔德里奇主教也可以出言反驳说那不过是同名同姓,或者是敬仰那位天才才取的这个名字,只不过在那石棺之中的少年实在太像这位大主教,任何的解释想必也是徒劳的。

    “我一开始以为埃尔德里奇.萨里瓦没有死去,这一切都是障眼法,但当年的少年若是长大,到现在也已经存活千年,这在人类的黄金阶中几乎是不可能的。”

    长寿种如巨龙与精灵,寻常也能活到千年以上,但人类除非进阶传奇,否则最多不过数百年的寿命,以埃尔德里奇主教当年击杀虹之塔诸位法师时候所展示的实力,他是断然没有传奇阶实力的。

    “而且,随后的各个记录也显示,那位埃尔德里奇少年的确已经逝去,只不过有关他的一切资料,都在多年以前被不知名的人物抹消。”

    布莱恩娓娓道来,似乎是在揭露一个足以影响世界的巨大秘密。

    “而与此同时,一位与他同名同姓,被圣堂收留的孤儿却逐渐崭露头角,成为了圣堂的栋梁,在几次圣堂内部纷乱中,没有任何背景的他迅速崛起,并且最终成为了圣堂的大主教。”

    埃尔德里奇主教没有说话,甚至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像一位虔诚的信徒,正在聆听神父的教诲一般。

    “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谁?”

    布莱恩剑锋指向埃尔德里奇主教,冷冷地说道。

    “圣堂的夙愿,不容得一位来历不明的人物玷污。”

    罗森等待着埃尔德里奇主教的答案,同时全神贯注,随时准备逃命。

    他眼前的两位存在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黄金阶,埃尔德里奇主教更是号称已经半只脚迈入了传奇的大门,布莱恩手中的圣剑艾尔斯兰也不是什么玩具,罗森只觉得自己能够从接下来的战斗中逃出生天就已经是胜利了。

    必要的时候,他不介意使用法兰要塞的传送能力,但现在两人的交流却透露出太多的秘密,让罗森不忍心就这么直接逃逸。

    “能够查到这一步,你确实很了不起,布莱恩。”

    埃尔德里奇主教终于开口,却露出了微笑。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布莱恩的剑锋。

    此时布莱恩使用的剑术与对阵罗森时候的风格迥然不同,充满了进攻性,月光闪耀,一柄巨大的光剑划破长空,向着埃尔德里奇主教斩落。

    嗡

    与埃尔德里奇主教的神术壁垒同时响应的还有拉米雷斯大圣堂的防御法阵,一瞬间,数十道禁制落下,将布莱恩重重束缚住。

    但下一刻,这些细密的禁制尽数粉碎,布莱恩身上宛若有刀锋扫过,将所有的束缚一并割裂。

    “很遗憾,我所拥有的圣痕,可是最强的被动型圣痕。”

    布莱恩说道,那月光一闪,埃尔德里奇主教身前的神术壁垒顿时破裂了三重。

    “『不为一己之荣光』吗”

    埃尔德里奇主教微微眯眼,看着那高悬于头顶的巨剑,却没有丝毫慌乱。

    布莱恩的圣痕,是能够抹消所有对于自己有恶意的攻击,封印,扰乱,当开发到极致,甚至能够对杀意进行反馈,瞬间抹消敌人的存在,可以说是极为霸道的存在,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不能主动使用,只能响应攻击。

    当时在大圣堂,便是罗森的龙鸣一剑差一点就激活了布莱恩的圣痕,如果那个时候布莱恩没有控制的话,恐怕罗森当即就会被巨大的法则之力从这个世界上抹除了。

    而同时,圣剑艾尔斯兰的最高位解放,是能够将映照在剑身之上的一切具有方向的存在扭转,配合布莱恩的圣痕,可以说是绝对防御无敌的类型。

    靠着这两个能力,布莱恩才敢和黄金巅峰的埃尔德里奇主教对垒。

    “我已经用移动终端转录下了现在的一切,此刻,整片大陆上的人都能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今天就要让圣堂重归旧轨,完成圣者们的夙愿。”

    布莱恩说道,圣剑艾尔斯兰迸发出比太阳更加耀眼的光芒,接连突破埃尔德里奇主教的神术壁垒,眼看就要击中那位老者。

    轰隆

    巨大的声浪将整个墓园的墓碑都击碎,罗森此时逃逸出上百码,远远地看着两人的战斗,都能感受到那澎湃的力量潮汐,在战斗的中心,强大的力量甚至让空间都产生了扭曲。

    但尘埃四散之中,埃尔德里奇主教依旧站着。

    他一只手抬起,稳稳接住了圣剑艾尔斯兰的锋刃,埃尔德里奇主教的衣服随风而动,没有任何受损的痕迹,让人感叹于他那强横的力量。

    但更让人惊讶的是,埃尔德里奇主教那花白的头发与脸上的皱纹正在逐渐消失,整张脸的模样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仿佛瞬间换了一个人一般。

    “那个人是?”

    罗森感到内心一阵悸动,只一瞬间,他就明白了对方的真正身份。

    “布莱恩,你的计划虽然已经十分妥当,甚至不惜利用法师们的道具,但你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试图使用剑术来对付我。”

    一位灰发,有着湛蓝双眸的青年取代了苍老的埃尔德里奇主教,他开口,声音清澈而悠远。

    世界弦散乱,法则之力四溢,在那闪耀的光芒之中,少年嘴角上扬,另一只手向着虚空一握,高声呼唤道。

    “剑来。”